主页 > T水生活 >Clint Capela的成长故事:那些人那些事,成就出现在 >

Clint Capela的成长故事:那些人那些事,成就出现在


Clint Capela和John Lucas相伴着走出球馆,步入了牛毛细雨中。这位火箭队的先发中锋也可以说是纽约的又一幢摩天大楼,在等着一辆优步以便从巴克莱中心回到球队在曼哈顿市区的酒店时,他6英呎10英吋的庞大身躯完全遮住了Lucas,这位休士顿的助理教练。

Clint Capela的成长故事:那些人那些事,成就出现在在1月的这个星期日上午,Capela回归球场的时间还得等到两天之后,因为左侧腓骨轻微骨折,他已经缺席了十五场比赛。

球队大巴早就在火箭队早晨的投篮训练结束后开走了,他们主动加练了一些跳投和罚球。这段康复期与Capela演变为与James Harden同心协力的空接搭档这一过程相比,不过是挥手一瞬。然而,Lucas在去年放弃了自己开设的「John Lucas健康和护理计画」中的日常职务,加盟了火箭队,领导球队的球员发展。火箭在1976年用状元签选择了Lucas,这位马里兰大学出品的后卫,随后因为滥用酒精和毒品,他毁掉了自己的NBA生涯。Lucas在退休后开发了第二职业,作为私人教练兼人生导师,为一些寻求指导的潜力新人和NBA球星提供帮助。

Capela是球员发展教练所梦想的那种样本:运动能力爆表,急需用肌肉雕刻的身板,以及对这项运动的内在理解。近7英呎,22岁的这种潜力新人比沙漠里的雨露都罕见,而他近年来篮球技术飞速成熟的经历只会令火箭更加兴奋。Lucas是独一无二的篮球人,既有资格指导篮球相关的硬件技术,也有足够经历在场外做为人生导师。Capela可能就是他命中注定要指导的学生。

Clint Capela的成长故事:那些人那些事,成就出现在Daryl Morey第一次观察Capela,是在法国东区沙隆的5000人体育馆Le Colisée。在一个被认为是摄影的发源地的城市里,这个豆芽菜般的少年只给他留下一点简单印象。犯规的麻烦把他限制在板凳席上,但是Capela在比赛里的某些瞬间也展现出了自己的超强潜力。Morey说:「你在判断运动能力,你在判断他们的球感,他们的移动,他们又多幺努力。」这位火箭的总经理前一天飞往日内瓦,花两个小时穿过瑞士边境观看了这场比赛。实质上,Morey的这次旅程恰好沿袭了Capela奇妙篮球生涯的发展轨迹。

Capela于2009年进入沙隆的INSEP培训中心,这距离他13岁时第一次参加有组织的篮球比赛只有两年时间。Romain Chenaud在瑞士U16国家队选拔赛上挑中了Capela。这位沙隆教练本来是陪同自家青年队里的一个小队员参加这次活动,只是没过多久,他发现自己的视线牢牢锁定在了球场上那个有着瘦长身材、惊人臂展、柔和手感和最小年龄的球员身上。「当我在场上看到他时,我只需要五分钟的时间来思考:「哇,这个孩子就是我们学院和我们专业队的未来啊,」Chenaud教练在发给本刊的电子邮件中这样写道。

沉浸在法国篮球实验室中加速了Capela的成熟,但却停滞了他生活的其他方面。他基本上在15岁就变成了职业队员,丧失了自由,经常连着几个月都看不到家人。 「我知道我得做出牺牲,」Capela说。然而,距离远远不是他的新障碍。在Capela的篮球故事中,独立一直是与他交织在一起的主题。实际上这是他的家庭特徵。

他的母亲通过意大利从刚果移民到瑞士。电影诱惑她从中非来到罗马,好莱坞在台伯河上的浪漫光环仍然吸引着无数渴望成功的演员。她在途中遇到了一个男人,与之结婚并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儿子Fabrice。她带着孩子跟着丈夫去了日内瓦,不料竟和她的第一个爱人分手。不久之后,她爱上了Capela的Angolan父亲,将她的第二个男孩Landry带到了世界上。当Clint出生时,Landry还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这却是妈妈又一次变成单身的开始。Capela的父亲在他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不久后离开了。他们再也没有联繫。他对赋予他生命的这个男人知之甚少。

对一个被配偶两次抛弃的失业女演员来说,养育三个男孩变成了一个无法完成的责任。在瑞士,儿童贫困一度非常猖獗,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孤儿和贫困家庭的非法儿童和孩子常常被送人,或作为劳工出售给农民。该国的现代教育制度对原有的学徒模式加以改变,已经极大解决了这种乱象。10岁的Landry和6岁的Capela被安置在一个福利孤儿院完成小学。

Pierre Grish的房子成为他们的家,当时里面住着21名孩子。他们在这栋大房子的一楼一起吃饭。在二楼,两三个孩子们一起住在一个房间。年纪较大的学生最终会上更高级的学校。两年后,Capela的学业脱颖而出,开始上更好的学校。他的身材同样很快超过了他的同龄人。他们下午在房子的大院子里玩乒乓球和足球。一个男孩的成长尤为迅速。

Clint Capela的成长故事:那些人那些事,成就出现在足球是他的初恋。依靠腿长的优势,Capela会极速飞越过他的朋友们,直捣黄龙。「我是一个前锋。我常常进球。」他说。他的身高在球场上也有很高价值。「当然,投球。」火箭队在2014年NBA选秀中用25顺位选中Capela的前一天晚上,他紧咬着嘴唇观看了瑞士战胜洪都拉斯挺进世界盃16强的比赛。

每个避风港都有自己的缺陷。儘管週末会返回看望母亲,但Landry对Pierre Grish束手束脚的宿舍逐渐不厌其烦。他的愤怒写在脸上。他在教育工作者让他们安静时回以大骂。「他真的,真的很暴躁,在那个年纪,」Capela说。「他们无法帮助他冷静下来。」Landry被逐出了房子,留下了8岁的Capela,他只能信赖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他们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关係,晚些时候将来休士顿看望这位火箭队中锋。直到Capela超过12岁的年龄限制离开这里之后,这份情谊依然长存。

他进入了一个新的团体家庭,在那里,男孩们在15岁开始个人学徒之前就住在这个家庭中。在新的大厅里,仇恨和侵略徘徊,与他所喜欢的养育环境有着鲜明的区别。这很容易让孩子的成长经历中留下阴影。「我是最小的。我很瘦,」Capela说。「我学会了如何处理,因为通常我的哥哥总是在附近,我受到了保护。」

Clint Capela的成长故事:那些人那些事,成就出现在在痛苦的儿童监护第七年和最后一年里,他总是跟随着Landry的一举一动。大哥和朋友们已经开始玩篮球,并说服了高个子小弟Capela开始打球。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在公园的那些打球经历,学着模仿Allen Iverson的变向运球,以及后来迷上瑞士唯一的NBA球员Thabo Sefolosha会成为怎样的财富。Capela几乎将他的新秀赛季的全部薪水都拿回家了。他的母亲在租金和政府帐单方面是无法估算的。「她欠了20年的税,所以我搞定了,」Capela说。「保险、公寓、社会帮助的税。」二十年的债务,就像擦玻璃一样挥手抹掉了。

Clint Capela的成长故事:那些人那些事,成就出现在

篮球来得太容易,让人联想起另一个足球转篮球的火箭中锋。Hakeem Olajuwon从他踢足球时学到的假动作中改编出了他的经典梦幻舞步。Morey说:「它让你有机动性,它使你的脚步很好。」Capela在沙隆的学院里成长,迅速实现了教练团制定的每个标準。他展现出了先进的大个子发展趋势。他很快就学会了追赶后卫和通过运球创造机会。

Chenaud说:「我们甚至试过让他打小前锋。」沙隆惊讶地看到,Capela升到了职业队。他开始闻到NBA的味道。他在2014年Nike篮球峰会上小试身手,很快就极度渴望进入NBA大展拳脚。「一切发生的真快,」Sefolosha说。

他为NBA选秀做準备,摄入了大量碳水化合物,并从达拉斯的法国经纪人那带来了一位美国教练,早晨训练场上项目,并努力在餐桌上增加体重。球探们仍然预计Capela会再在海外成长一年。为了与联盟的高大中锋们对抗,增重更多是因为必需而非审美。「在我脑中,我準备好要来了,」Capela说。「即使我不準备马上打球,我也準备好来打球,学学NBA。」

休士顿提供了他丰盛的饮食,在他训练前后提供食物。「我一直在吃东西,」Capela说。增重还需要找到平衡。Capela爆炸性的运动能力让他的身材更有威力。Morey说:「这一直是很重要的一点:让他更强壮,同时努力保持他的运动能力。」休士顿给他安排了无氧训练计画,制定的策略包括耐力训练和力量。他通过核心力量训练并模拟场上和对手推搡,顺利地提升了他的身体素质。火箭的运动表现主管Javair Gillett说:「Clint是地球上最强的运动员之一。」

Capela原本是一项远期投资。当Dwight Howard与James Harden合作时,火箭队有时间培养一个理想中的现代化中锋。与此同时,他的贡献促使休士顿的决策者决定採取动作。在上个赛季,Capela领衔火箭锺爱的小球阵容时—Harden主控,Patrick Beverley,Trevot Ariza和Corey Brewer在侧翼摆开—这75分钟的时间内,火箭队每百回合净胜25分。Morey说:「看看这些数据再看看比赛,我们觉得他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Howard休赛期远走亚特兰大为Capela大开方便之门,从此他能够尽情展现自己的能力。他简直是为Mike D’Antoni的跑轰进攻所量身打造的一般,场均只出场23.9分钟就能拿下12.6分,8.1个篮板和1.2个火锅。在Lucas的帮助下,他的罚球命中率提升了15.2%。就像火箭在Harden的进攻策划之下一飞冲天一样,Capela在篮下的空中威胁和强韧保护已经成为休士顿重归争冠行列的重要一环。Morey说:「要在22岁的年纪成为一支55胜球队的先发中锋,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今年季后赛是Capela第一次真正在这个舞台上表演。他用自己的坚强意志站在了这里,通过手里的橘色球穿越了这个世界,为那些看到和分享他的血汗的人打球。

上一篇: 下一篇: